互联网平台到底是驾校的天使还是狼外婆?

发 布 时 间 : 2016-07-28 来 源 : 来自网络 作 者 : 匿名 浏 览 :
    

任何高大上的东西新鲜过后最终都会归入凡尘,流如世俗,白富美近看起来其实也不一定人见人爱。有人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互联网平台不会是天使,可能是披着羊皮的狼,它与生俱来就流着资本逐利的血,注定了和传统驾培的相爱相杀,互联网+学车这条路,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互联网学车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互联网+学车”是蓝海也许没错,但是互联网要如何与学车相加,这是每一个试图走进这片蓝海的企业都在思考的问题。每个人也都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2015年7月,58学车高调宣布正式进军驾培市场,其自营的公众微信号称:“互联网驾校时代来啦,58学车正式问世杭州!以下是58学车在杭州目前提供的考驾照服务体验,我们还在完善更多…….”

    那么,互联网考驾照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请看58学车是这样介绍自己的:

1、手机预约!移动互联网模式,我可以选择我看着顺眼的教练,我如果不满意,我可以投诉教练,超过三次投诉,教练可能会被辞退。

2、专车接送!我想明天练车,他们会派车过来接我,请注意,是专车!练完车后再把我送回家~ 什么早起等破旧没座大巴班车,什么驾校在偏僻郊县,有专车接,那有什么关系。

3、一人一车!我明天有一天的时间学车,那我就可以让这个教练带我一天,这个车上除了我就是教练,一个蚊子都别想飞进来,NO bibi,l am boss!

4、一费到底制!从我开始选择58学车,从我交完钱,他们就别想再从我身上拔走一根毛,科目二没过,那就再考一次,加强练习和考前突击都是教练带着我,没有再单独给教练塞过钱,也从来没给教练买过烟,每次练车教练都会给你准备一瓶矿泉水;从我学车开始到我拿到驾照,我没有再交过任何费用,是真的没有!(当然不包括当地交管所收取的补考费和考试食宿费)。

    事实真的是如此吗?58学车目前在杭州只有几十辆教练车,反响不大,不好评论。倒是南方的广州有一家名叫猪兼强的互联网驾校倒是声势浩大,动作很快。广东省一些驾校教练员针对互联网驾校的行为,成立了“反制大联盟”,他们的观察结论如下:

    互联网学车平台在店铺公交、网络上投入大量的宣传成本,最后羊毛出在羊身上,宣传运营费用都是出在学员身上,招回来的学员转给部分线下驾校培训,驾校在低于5680的价格下接收生源,必然会压缩培训成本,教学质量自然好不起来,低价生源背后,是学车质量的缺失,规定时间学车,教学态度一般,草草培训后推学员去考试,完成初次培训后,不合格的学员再培训按时收费。

    此外,“反制大联盟”还列举了网络平台现时出现的不少问题,例如:

1.不切实际无道德底线的宣传单,承诺的练车条件和现实的练车条件不是一回事,学员投诉打到接收他们学员的驾校,驾校工作人员叫学员打回去给网平客服,投诉无门。

2.收表后迟迟不交表费给接收他们学员的驾校。

3.无限制大量接收学员,造成交表和考试积压。

4.教练员工资不准时发。

5.运营场所水电费迟付。

    其实,学车是一件既简单又复杂的事。对于学员来说,抛开用户体验不谈,只要选一所驾校,缴费并认真练车,大部分也都能够通过考试并获取驾驶证;而对于想要在驾培这件事情上有所作为的互联网公司来说,问题就稍显复杂,驾驶培训的关系链里面包括学员、教练、驾校三方,互联网公司作为第四方该如何介入?

    现在的学车O2O行业,就像当年万团大战一样,大家一窝蜂的入场,尽管有较大革新,但却并没有好的经营模式和服务。“互联网+学车”傍着高大上的名字,其实并没有出现多大的创新与技术含量,O2O无论是质量还是服务,都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为什么会这样呢?O2O之所以给很多人一种坑爹的感觉,原因非常多,但总的来说,有几个问题是学车O2O发展中必须解决的问题。

1.教学服务质量参差不齐

    我们常见的O2O模式有打车、送餐、家政等上门服务类以及订电影票餐厅订桌的到店服务类。用过的人都有一个体会,那就是服务质量时好时坏。至于驾驶培训教学和服务,问题也不少,出来和互联网驾校合作的几乎都是挂靠教练,教练员良莠不齐,故而教学服务质量参差不齐。

    教练是驾校服务质量和用户体验反馈的核心环节,所以在学车培训中如何筛选教练、如何判断教练的水平就变得十分关键。很多驾校在教练筛选时以开车时长、教龄、用户评价等作为考量因素。但互联网+学车平台若要打破原来的行业痛点,杜绝之前的吃卡要拿等恶习,这些指标显然不够。如何建立起一套标准模式能让教练员实现优胜劣汰就是所有互联网+学车平台难绕过的坎。

2.对教学服务人员约束力差

    “互联网+”扩大了选择范围,提高了交互效率,但是也增加了一个环节,用户要通过平台去联系驾校教练,那怎么保证这一环节的安全性,如果出了问题怎么办?很多创业公司只是搭起个平台,却对真正具体进行教学服务的驾校和教练员完全没有约束力,完全是一个网上中介的形式。这就导致了服务质量无法保证,学员遇到问题也投诉无门,甚至投诉也没用的原因。同时教练人员没有经过专门的培训,为了抢占市场火速进入市场也是造成服务质量不高的一个原因。

    91恋车、优车车目前采用抢单的模式来实现教练员“竞岗”,如让学员在手机上一键呼叫发出需求,驾校教练进行抢单,最后产生三位候选教练。这种共享经济式的做法确实有助于提高市场上教练的供给量,保障用户在学车上的体验,提高学车效率,但如何搞定驾校和让更多优秀的教练入驻平台就成为他们新的考验。

3.没有自己专门的教学场地和车辆

    学车依然是需要线下落地的O2O服务,那互联网+学车平台自然绕不开有关场地、教练车等问题。首先是场地难处理,即便是58学车,他们11处学车场地中有10处是驾驶员培训中心或者培训学校,因为是租用,时间上就没法控制。目前学车平台多采用时间优先或教练优先的方法“见缝插针”最大化利用场地和教练,这也只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其次,教练车难以解决。无论是培训还是考试都需要教练车,国家规定不允许私家车随意改装,学员又不可能为了学车买一辆教练车。

    学车O2O模式在中国兴起的时间并不长,从业者中大部分都是一些创业公司,而这些创业者中,有很多之前从事的并不是驾培行业,属于跨界创业。创业者们自己设计的运营模式往往和实际存在很大的诧异,对于重资产的经营模式不能适应。以驾驶培训来说,虽然看起来发展的很不错,但实际上传统驾培行业是重资产经营模式,是资金密集型、土地密集型、劳动力密集型的特色服务行业。如果要建设属于符合国家标准的训练场,投资不菲,互联网企业靠融资的钱很难玩得动,更说不上玩得大。如果不在正规的训练场上安排学员练车,又有违法之嫌。

    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得到,学车是个服务周期长,需要落地到线下的行业。和传统互联网方式不同,不是简单的买卖就能解决的需求关系。然而,各类学车APP推出的服务因为没有硬关系支撑或维权成本过高都不能实际的保证落地服务的质量,报名前天花乱坠,报名后不予置评是许多互联网学车软件的通病,所以所谓的情怀和服务方式,最终都变成了为了吸引报名的噱头。

    据不完全统计大约有200+的互联网学车软件在应用商店上架,然而实际上做的事情都大同小异,猛打亲情牌,感动用户“情怀满满”,号称要改变行业,提高体验,方式也是各显神通,然而实际效果都欠妥,除了在科目一环节的售卖端完成了网络支付,其余的服务落地都成了难题。最基础的事情就是招生,各大APP推出的噱头也不可为不足,免费试学,签订协议,平台监督,各种承诺也铺天盖地,收费透明,不过包赔,教练和蔼。然而事实上这些真的做到了吗?在杭州报名的徐先生,他正是通过某互联网学车软件报名。据了解,该平台声称报名后会有和驾校签订协议,然后驾校会根据平台的学车公约公平对待学员。然而事实上徐先生两个月都没能摸到一把车,多次找到该平台和驾校,哪想到该平台和驾校之间互相踢皮球,没有解决的意思,最后才说在等一个月有空位就把徐先生安排练车,一怒之下找出协议要去法院起诉驾校不按照协议服务。

互联网驾校会是负责任的企业吗?

    一将功成万骨枯,互联网巨头崛起的背后是千万个企业烧钱无果后的暗淡收场。学车O2O行业和传统互联网行业有着很大的区别,传统互联网企业所惯用的跑马圈地模式虽然会在短期内为学车市场O2O企业带来爆发式的增长,但因此所引发的种种困难和问题也将接踵而至。

    显而易见的是,原有的市场生态系统遭到破坏,原有的客户服务体系无法延续等问题会困扰整个行业。对于互联网驾校,我们不得不为以下问题深感担忧。

第一,互联网企业倒闭之后驾校怎么办?

    汽车后市场O2O行业作为互联网新兴的细分市场,传统的跑马圈地模式在无限度拉长企业战线和资金投入的同时,还会将企业风险和不可控因素进一步提升。对于目前已存在的互联网驾校而言,一些没能拿到后续投资的互联网学车项目,由于资金运转困难,将会过得很艰难,甚至会倒掉一大批。

    自中国股市从5178.19点滑落至今,及近期人民币对美元大幅贬值,资本市场中多次出现了“互联网资本寒冬”的声音。实际上从今年开始,全球企业迎来了大裁员潮,宣示着全球经济下行到相当的程度,资本寒冬,可能真的来了。数月前,汽车上门保养O2O知名平台“博湃养车 ”被传出因资金链断裂业务全面停止,这一起消息几乎震惊了整个汽车后市场,融到B轮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在驾培市场,完成千万级别融资、高调进军8个城市的58汽车陪练,却在2015年9月1日悄然退出了天津、成都和重庆3个重要市场。虽然58陪练在这三大市场的退出原因尚不明确,但资本寒冬无疑正在对互联网驾校产生致命作用力。

在资本寒冬的影响之下,互联网学车项目有三大影响:

1、无法依靠补贴拉拢学员;

2、互联网学车项目需要自主造血;

3、平台型的学车项目有强烈冲击,迫使转型。

这三大影响都将决定着互联网驾校的未来发展方向,甚至决定着互联网驾校行业的生死存亡。

    如同58学车的其兴也勃,其退也忽。一个很多人都觉得算不上创新的模式,却以令人瞠目的速度迅速扩张,一时间O2O成了万能的,似乎万物都可以用来O2O。而今,2015年结束了,在这一年里,要说什么概念被炒得最热,那一定非O2O莫属了,但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风风火火的搞了一年下来,O2O模式并没有成为传统企业转型的灵丹妙药,一直在模仿,模仿,还是模仿,在消费了用户和投资人的钱后,大规模的倒闭或将成为2016年的主流。

过    去两年时间里,每天都有创业公司获得融资,也有创业项目终止、倒闭,2015年拿到A轮投资的企业高达846家。创投泡沫的繁荣下,投资与创业成了时髦的运动。然而,一时被资本烘托得高大上的项目,大多数经不起现实与时间的考验,很快就陷入了困境。过去两年时间里,每天都有O2O创业公司获得融资,也有O2O创业项目中止、倒闭,面临死亡潮。

    熬到今日,我们看到很多“互联网驾校”要么收缩了,要么匿迹了,剩下苦苦挣扎在路上的,大都等准备的干粮吃完了然后散伙回家。有人说:一切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都是骗子,是耍流氓的行为。

    当下多数的O2O企业之所以这么快地死亡,表面上是资金断裂使然,其本质原因都源自一个基本的战略失误,在商业模式未被验证前就迅速扩张,以至于将大量的资本用作规模的扩张,形成了一条长期需要资本供给的烧钱发展路线。在长期的红海竞争过程中,只要资本供应一出现问题,那些未有自我造血功能的项目,便如秋天的落叶一样,批量地倒下。与之而来的后遗症是,那些与学车O2O企业合作的驾校和学员,面临着被突然抛弃的风险。

第二、良莠不齐谁来有效监管?

    2016年3月15日,是全国消费者日,当晚也是无数家公司的惊魂之夜。当天直播的央视3·15晚会曝光了淘宝刷单以及网络订餐平台“饿了么”惊现黑心作坊,正式揭开了一些互联网企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丑陋面貌。

    就算是在互联网+出行的革命中绝对的领军者滴滴快的,超过80%的市场份额让其成为这个新兴领域的巨无霸。但其并非高枕无忧,身后的追赶者和外来的入侵者一直在不断地蚕食着滴滴快的的领先优势。在这样的背景下,滴滴快的也默许了一些“污点”的存在。在交通运输部表态私家车禁止进入专车市场后,滴滴快的曾公开表示将按照相关要求严格执行,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并非如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16年4月15日,北京的滴滴和优步司机在搞大罢工。导火索是交通平峰期没有补贴,高峰期奖励过低,四个月的时间里北京地区滴滴和优步将司机端的补贴砍掉了一半多,部分司机因此停运。一端是被补贴大幅下调激怒的专车司机,一端是已经被低价骄纵的乘客,专车大规模烧钱补贴的商业模式正面临质疑。据不完全统计,在成都有大约4000部出租车退出,其中不少司机就是选择贷款购买新车或者二手车,加入专车全职司机的行列。而大幅度减少的补贴,显然让这些起早贪黑辛苦挣“奖励”的司机心灰意冷,甚至选择做出愤怒的抗议举动。

    而最近爆发的魏则西通过互联网寻医时间则把互联网巨头百度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一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在2年前被查出患有滑膜肉瘤晚期,多方求医无果的他最后通过百度搜索找到了武警总队第二医院,在花费近20万元的费用后仍然不治身亡。在去世前一个月,魏则西曾在知乎上质疑武警总队第二医院虚假宣传(几乎)无用治疗方法,并进一步质疑百度经过竞价排名后提供医疗信息有误导之嫌。

    就我们身边的驾培市场来说,互联网驾校是不是也有同样的问题呢?答案是肯定的。

    2016年1月8日,厦门晚报《这个“百变驾校”到底是谁》,揭开了“e驾陪”假冒正规驾校违法招生的内幕,引起厦门市运管处的重视。位于湖里高新区的这家“e驾陪”,标榜用“互联网+”思维网上低价招生,为学员提供便捷服务,实际是向驾校一点通网站递交了虚假材料后,冒充正规驾校招生。明明是“竟达驾校”在网上招收学员,签协议时却变成了“鑫双榕驾校”,而一说要练车,又冒出另外一家驾校的名字……“e驾陪”号称“e驾陪驾校”,但事实上既没有训练场地和教练车,也没有驾培资质,而是伪造了虚假材料通过网站招生,调查结果是“e驾陪”冒充驾校、私刻公章、递交虚假材料、篡改网上招生信息等是有意为之。厦门市运管处下发紧急通知,禁止厦门的驾校与“e驾陪”合作开展驾驶培训业务,并将联合市交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进行整治。厦门市驾培协会秘书长杨子江认为:“这种不正当的招生手段,就是坑蒙拐骗,冲击了驾培行业的稳定和健康发展。”

    更有胆大者不惜跨越政策红线,招募普通驾驶员即所谓的“陪练”,也要进来抢驾驶培训这块蛋糕,与黑教练、黑驾校同流合污。

    而广州的教练成立了反猪大联盟,3年27日通过教练工联微信号发函号召驾校教练来抵制互联网平台企业猪坚强。原文摘录如下:

    网络平台没有训练场,没有招生培训资质,有关管理部门放任不作为,原因不明。全市教练应共同维护驾驶员培训事业,抵制网平在宣传上无底线故意中伤教练,故意欺骗学员。他们做的不是实业的概念,是互联网概念,利用现有正规驾校资源,从中获利,基金和风投是其主要运营资金来源。耗资大量广告,低价是做市场占有率,做营业额,如果在消化学员方面出现问题,被大量投诉引起政府关注介入,基金和风投随意都会撤资,到时候就是一个烂摊子!

    一直以来,百度等互联网企业都把自己视之为平台,想以此免责。平台企业频繁涌现,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一道风景。平台模式相对于自营模式,启动资金小、可延展性强。但平台创业也面临失控的风险。平台提供了交易撮合、在线办公、信用担保等各类基础设施服务,在商家眼中,平台更像是个保障交易正常运转的低调“守夜人”。

    但事实上,平台和入驻其中的商家(服务提供者)更像是“生态合作伙伴”关系,而不是产业链上下游的“主导—配套”关系,特别是平台创业者,开出各种优惠条件(如零佣金、补贴等)拉拢商家入驻还来不及,更不要说按照线下真实世界的规则进行监管。后续又衍生出了一系列应用又可能触及法律以及社会问题的边界。

    日前,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标志着平台企业“免责权”,在一定意义上丧失了,给所有平台创业者敲响警钟。而这将在多大程度上重塑中国互联网+学车的生态?让我们拭目以待。

第三、生态破坏之后谁来收场?

    总的来说滴滴模式和优步模式都是成功的,滴滴从短期来看受众更广,也靠高额的补贴给了用户真正的实惠,车主也赚得了真金白银。是典型的资本铺钱,通过补贴倾销这种价格战术快速破坏现有生态,以达到占有市场并占据垄断地位的目的。

    随着互联网+的介入,互联网驾校的盈利模式也发生了改变。目前许多互联网驾校APP推出了0元学车的活动,有人不禁会想,难道O2O驾考行业也会像其他O2O行业一样补贴抢占资源吗?例如“优驾学车”学员报名后先期缴纳学费。此后,将以每月返还现金的方式,向学员返现部分学费,剩下的学费则为学员提供购车优惠券,鼓励学员进行购车,从而实现盈利。在传统互联网行业,无论是纯线上业务还是O2O业务都需快速积累用户,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抢占具备绝对竞争优势的市场份额。在这种情况下,跑马圈地无疑是行业发展初期最为直接、有效的发展战略。

    自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跑马圈地”一词持续大热,烧钱圈用户这种简单粗暴的商业模式被广泛应用,大量互联网公司从中受益,几乎所有行业领军企业都或多或少地应用过该模式。然而,在笔者看来,这种野蛮生长的模式虽然成就了不少杰出互联网企业的快速增长,但也严重破坏了原有行业的市场生态。换一个角度来看,通过滥用补贴聚集的客流,本身也存在“质量问题”,后者通常认为很多服务免费理所应当。而在一个健康的市场中,“羊毛终将出在羊身上”,因此,当市场回归理性的时候,基于此类用户群生存的企业,将难以确保发展的可持续性。

    一直以来,互联网公司Uber与其共享经济的小伙伴们经常描述自己为民权和公义的倡议者,在美国他们还甚至暗喻为甘地(即带领人民非暴力反对不公正的条例,比如说出租车准入与特许经营),而在笔者看来,那就是这些高科技公司这样做的背后,唯一目的不过是垄断市场(成为行业第一或者第二,以满足风险投资者的要求)。而这些以共享经济为基础的所谓的高科技公司,形成垄断的工作路线是,反抗甚至违背现有的市场秩序和管理条例,通过补贴烧钱这种低于市场价格的不公平竞争打击传统行业经营者抢走其既有客户,以利用监管者反应滞后的机会,迅速聚集需求,并当监管者最终反应过来以后,能形成对抗势力。

    在国内,一些互联网企业为了利用舆论达到其不可告人之目的,一面以改革者的姿态美化自己,一面挖空心思、利用各种媒介借机大肆制造、炒作驾校的负面新闻消息,为自学直考的全面放开摇旗呐喊、推波助澜而不遗余力,为抹黑驾校彻底颠覆传统驾培市场极尽之所能。

    现实中,反正作为普通消费者的我们都享受到来自打车互联网企业的疯狂补贴优惠。尽管第三方打车软件一直存在着黑车合法化、安全保障问题、投诉渠道不畅等各种争议,但在低于之前打车费用,获得更廉价的资费和更加熟悉的乘车享受面前,大家似乎都不去纠结种种障碍,甚至因此改变了相当一部分小资人群的出行方式。随叫随到、高档车型、众多优惠,这些都成为了打车软件的特色。然而,天下总不会有免费的午餐,这些互联网平台公司毕竟要盈利回报投资者并最终达成垄断地位,他们从给予出租车司机二次春天,到把出租车司机的“钱途”砍断,正在经历又一次的变革,这是一种必然,消费者之前需要支付的费用不可能永远低廉。

    现在的互联网学车平台竞争激烈,由于“跨界者“的互联网人不太了解驾培行业,所以其竞争的手段也都很低等的同质化——烧钱,免费、补贴,通过变相的价格战来培养用户习惯。从他们的发展模式可以看出,相当一部分品牌欲成为驾驶培训O2O行业的“滴滴快的”。但是靠烧钱真的能够培养用户习惯吗?培养的只是用户“占便宜”的习惯,一旦钱烧光了,没有补贴了,平台本身又没有服务上的任何亮点,要靠什么留住用户?只能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从此在江湖上留下一个人傻钱多的称号。但原有的市场经营者会深受其苦:其学费被会拖累下来,利润极低,员工很难管理。

    互联网打劫驾培行业,首先面临的是行业的政策门槛,只要这个口子不完全放开,就比较难有大的作为。其次,驾培行业从业人员里,了解和沉浸在互联网的人不多,而外行人很难插手进来。所以目前来看,现在就彻底颠覆传统驾校的时机还未到来。



上一篇:省级驾驶培训监管服务平台完成基本功能研发,各项改革任务有序推进 下一篇:河北省16年底前七成以上驾校将实现先培训后付费驾培模式